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那些,滑落指尖的容顏

我坐在歲月的尾稍,回想起舊日的容顏,滿街都是來去的人,流年似水,柔情無限。那張美麗而倔強的臉,如同來錯了季節的蝴蝶,突然在這一刻張開華麗的翅膀,飛過我的天空。想起有時候早上醒來的陽光裏,我都恍惚的想著發生在你我身上的故事,真的發生過嗎?
  
  我總是意猶未盡的想起你,想你的好。我想起了親吻魚,想起了那些生活在印尼的美好的魚,你說我們要像親吻魚一樣的幸福,幸福的親吻。我堅定的以為我們是幸福的,你和我要一直一直的在一起,可我忘了親吻魚的“親吻”不只是有友好,親昵的意思,它也可以是一種爭鬥,一種傷害。我打了第一個耳釘。在你第一次不要我的時候,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我把耳釘打在了左邊,只是因為我想紀念你而已。我告訴自己,如果我們的結局註定是悲劇,那麼我也不輕易的哭泣,因為我知道哭泣並不能改變什麼,只是夜深的時候會很想念親吻魚的故事。人的一生總會有許多的悲歡離合,有太多的喜怒哀樂,看多了別人的分分合合,到自己身上總以為可以淡定如水,沒想到還是會措手不及。我彷徨的等著等待“窗外風雨,一燈如豆,恨紙短情長,難訴相思萬一,擱筆黯然淚下,不勝依依”我時常想起這首不叫詩的詩,因為我想你。用最直白的方式告訴自己,沒有破舊不堪的現實,只有值得期待的將來,待敘···
  
  終究是我的固執等來了我的期待,你還是回來了,我知道你也是親吻魚,你會想念我的親吻的味道,就像我懷念你一樣。一如以前,你等我放學,牽手走過寧靜的有垂柳的街道,一起吃相同口味的冰激淋,一起蹺課去沒有聲光的地方看著星星發呆。總是美好而短暫的,和你在一起的日子。總是希望時間可以走慢一點和你在一起的時候,這樣我就可以多看你的臉一會,多讓你溫暖的手牽著我走一段路。
  
  我們總是很天真的笑,總是理直氣壯的說出不滿,似乎我們真的很委屈。機會從來不會被失去,你錯過的別人會接住,當你讓痛苦停泊的時候,幸福就會在別處靠岸,有的時候,我的全部需要不過是一只可以牽著的手和一顆理解的心。我打了第二個耳釘,還是左耳。因為你說我自私,不懂得付出。我慌張得不知道要怎麼說,能怎麼說?是要狡辯嗎?在我們的世界裏誰付出誰承受,這能分彼此嗎?當我們決定了要做一對幸福的親吻魚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我們要相互支撐的,是我們太年少不知道珍惜嗎?還是我們在沒有失去的時候已經再不停的揮霍著幸福?也許你疲倦了,那我是不是要還你自由。
  
  我依舊去沒有聲光的地方看星星,一個人。只是不再吃冰激淋,因為我不想看著冰激淋被風吹著流淚。我抬頭看著天空,無邊無際。那些灰色的浮雲一直一直沒有說話,我想它們也許是忘記了,也許是和我一樣,一樣喜歡默默地心疼著。無邊無際的天空裏,你看到了什麼?是希望還是停不下來的絕望?
  
  我沒有比誰堅強,只學會了如何偽裝,臉上的笑麻木到心裏,有誰能看到我躲在黑夜裏偷偷的哭泣?只是每次眼角的淚痕會道出我假裝的酣睡。我想要一間屬於自己的屋子,這樣我在哭泣的時候就不用努力的忍住聲音只能嗚咽,那麼多的美好還沒來得及說:“再見”就在風中凝結成漸漸看不透的哀傷表情,隨著這陽光一同被凝忘。
  
  很多朋友已經走出我的生活,我所有的夢卻只有你全都看過。那些照片早已燒成了灰燼,可回憶怎麼點也點不著。那些在夏日裏流逝的年華,在廣袤的蒼穹下輕輕的唱起歌來。述說那些還沒有被歲月沖刷走的,青春與回憶。憂傷,惆悵。那些飛躍湛藍的天空的孤單的飛鳥,就這樣匆匆帶走一個光年的沉默,是誰在天空下仰望,那些近在咫尺卻又恍若隔世的時光?我還是會意猶未盡的想起你,經歷了一些事情之後,人會慢慢長大,也會更瞭解一些事,而經歷了一段感情後,才會懂得什麼是愛,如何去愛,留住的叫幸福,流逝的叫遺憾。我打了第三個耳釘,左耳。很疼,疼了很久,很久,現在依舊會疼,因為我不知道我是留住了幸福還是流逝成了遺憾。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