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愛情不是空中樓閣

“今天晚上,九點的時候,我再一次給他打電話。聽著電話鈴一遍遍地在寂靜的暗夜裏孤單地響著,我的心感到了一種徹骨的寒冷。放下電話後,我來到陽臺上,遠處的樓群中間,竟驀然躍起了一朵寂寞盛開的煙花。樓道裏面傳來‘篤篤’的走路聲和孩子歡快的笑聲,那是鄰居走親戚回來了。我聽著那一家三口一步步地走上樓梯,停在對面的那扇門前,然後掏出鑰匙打開門。回首望一望空蕩蕩的客廳,一種由心裏泛起的涼意使我不由自主地抱緊了臂膀。”

  “十八歲的時候,在同學的家裏面遇到他,他是我一個女同學的哥哥。當時他很有禮貌地給我們兩個人沏茶水,他那時剛剛從軍隊轉業回來,在那個飄滿櫻花香氣的春日,他友好地微笑著,露出潔白的牙齒,那種似曾相識的微笑使我感到了瞬間的恍惚。返回濟南的校園後,便開始時常收到他寄的賀卡,與任何節日無關,那只是一些美麗的卡片,連帶一些令人怦然心動的話語。那時候我上大二。”

  “畢業時,我們那一屆分得還不錯,我留在濟南工作。也是那一年,他辭了在老家的工作,跑到濟南來找我。在老家的那份工作雖然收入不是太高,但畢竟是一個旱澇保收的鐵飯碗啊。可他把大大的行李袋往濟南我宿舍的地上一放,說:鐵飯碗又怎麼啦?只要一個人有心勁兒,還怕謀不到一份好職業?還怕不能給你一個穩固的家?他天天出去買報紙,卻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工作。我把每個月的工資分成兩份,每個月都分四百元錢給他用。同事的老公大都有一份體面穩定的職業,他一直拒絕參加我的任何同事聚會,我知道他心裏很苦。”

  “家裏人一直在勸我和他分手。但我想,四年的感情,怎麼能輕易地一下子就放棄呢?後來,媽媽寄了一床印著大紅‘喜’字的紅綢被給我們。他開始和朋友代理一種保健器械,有一段時間,他很晚才回我們租住的小屋。小屋裏面,陸陸續續添置了音響、家庭影院、冰箱、洗衣機等設施,他的事業終於開始慢慢地變好。聽著音箱裏面傳出來的音樂,我那為他懸著的心放了下來,開始感到一種小鳥依人般的滿足。我想像著以後的生活:買一幢房子,每天晚上,我做飯給他吃,然後兩個人出去散步。星期天,兩個人就一塊去逛逛泉城路或者銀座貴和,像別的夫妻一樣,過一種平淡的蘊滿深情的暖老溫貧的生活。我似乎看到了幸福天使在向我微笑。”

  “沒想到,他說他要走了,到河北去,繼續開拓產品市場。不是我不支持他幹事業,只是,他為什麼不想想我的感受呢?我真的害怕過兩地分居的生活,這樣的生活因為長久的分離而潛藏著一些不可知的情感暗礁。但他堅持要走,理由也很充分,男人不能沒有自己的事業。走之前,我們去領了結婚證,按揭買了這座房子。我不知道他現在在遠方辛不辛苦,我只希望他不要忘記我,忘記這個四五年來與他同甘共苦的人。我希望他早點回濟南來,要知道,不管他在工作上經歷了什麼,濟南都有一個溫暖的家在等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