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不願下筆,最終落墨

一張張試卷發下來,一次次刺激著我們的心,最後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去交代。數學老師,您的種種關心,次次關心,卻換來我那差勁的成績,那種心情,我十分理解……

  其實我和你一樣。

  這是一個沒有過多雨雪的城市,心,在乾燥空氣的包裹下,更加冰涼,我拼命打電話,拼命不讓自己一個人,拼命不給自己淌淚的可能,拼命放棄很多自己討厭的應該,拼命選擇自己的喜歡的事,拼命用沉默掩飾自己傷感的一面,拼命活出最渴望的自我……卻還是暖不了那股刻意的冰涼,仿佛一個沒找到紅領巾的孩子,在一個沒有人注意的角落遺棄眼淚,然後還是像往常一樣站在隊伍中唱國歌、行注目禮,用嘴角勾出簡單卻真實的微笑。

  有人說,趁年少且癡且醉切狂,於是選擇了走出城門一個人去闖,以為選擇了勇敢,卻發現,是選擇了流浪;以為選擇了飛翔,卻沒有了避風港;以為選擇了遠航,實際上卻只是把過往拋在了曾經的身旁、現在的遠方。

  常在黑夜盯著天花板放空思想,到底我在為誰堅強,到底誰在為誰護航,懷揣著自己經營的夢想,踏著他鄉的月光,用信念辟出另一番安詳,不知不覺,竟懂了什麼叫所謂的迷惘,學某人的模樣,忽視沿途無數的假像,踩碎歲月賜予的彷徨,這時,有人告訴我:“小白,你看,依舊是最原始的前方!”是的,我頓悟,自己早該明白,什麼才更值得我珍藏,什麼才更值得我背挺頭昂……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