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豆為誰開愛情頻道's Archiver

artinezww5789 發表於 2012-12-29 06:27

女人,別讓男人看不起你

我是在同學家見到於薄的,身高一米八四的於薄,我第一次看到他就有一種要隨他而去的衝動,哪怕他是流氓他是乞丐,反正我愛定他了。我長得不漂亮,雖然只有中專文憑,但是我不自卑,不自卑是因為我確信自己是一個蘭心慧質的女人,我不會讓我心愛的男人受一點點傷。

  當時,於薄在一家外事公司工作,他是日
語翻譯,在我之前他有一個跟他做同樣工作的女友,可是女友出了一次國就把他甩了。很多時候,男人的脆弱不是原地踏步而是重新起航,所以,幾乎沒費什麼事兒,於薄就接受了我。

  在結婚的第一年裏,我們生活得很幸福,我讓於薄過著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生活,沒讓他洗一回襪子掃一次地,我是拋開心窩子像女奴一樣在愛著於薄的。在我的感覺裏,他是太陽我就是小草,沒有他的照耀我就無法生存。

  婚姻亮起紅燈

  男人是天底下最要面子的一種動物,不久,我們的婚姻因為於薄的面子亮起了紅燈。

  於薄的外事服務公司經常以各種名目舉行PARTY,他的男同事們帶著自己的妻子處身其間,或優雅大方,或談吐不俗,總之是讓他的男同事們臉上有光的事兒。但是我,不會跳舞,不會喝酒,連件晚禮服都穿不好,我有什麼辦法給於薄撐面子?每次他的男同事們禮節性地招呼我時,於薄就會狠狠地瞪著我,我不會說那些應酬場合的話,我讓他很丟臉。這樣的事發生幾次後,於薄的忍耐力沒了,他開始在家裏罵我,說是娶了我窩囊死了,要長相沒長相,要內涵沒內涵,你當初幹嘛嫁給我啊,你不知道你什麼層次啊……

  那個時候,我整天以淚洗面,我的自尊是在他的辱罵聲中一天天消磨掉的,然後是很重的自卑感,好像一下子失去了快樂的能力。沒有哪個男人會喜歡一張怨婦臉的,於薄開始疏遠我,背著身子在床上睡覺。我想我完了,我大把大把地吃安眠藥,可是不管事兒,該失眠照樣失眠。還厚著臉皮去看過心理醫生,但是醫生說我沒病,是人為的心理壓力。我恨死了我自己,嫁什麼人不好偏嫁這麼一個高層次的“白馬王子”?

  為愛充電

  偏偏這個時候,於薄的舊日女友回來找他了。

  於薄背著我去跟她約會,看電影喝咖啡逛公園,所有浪漫的手段都用過,這些我都能忍受,因為我沒看見,眼不見心不煩。我無法忍受的是那個女人深更半夜給於薄打電話,嘰哩呱啦地說日語,我一句也聽不懂,但看於薄滿臉溫情的樣子,我知道他們說的是情話,但於薄卻騙我說是跟一個業務夥伴在練習對話,練習對話有深更半夜外帶一臉桃花水的嗎?也太不把我當妻子尊重了吧。

  我那麼愛我的“白馬王子”,我不想就這麼放棄。

  我同學的妹妹,一個大學生,給我出了一主意——好女人必須“腹有詩書氣自華”地活著,拿起書本給自己充電吧。啥意思?就是告訴我只有學好日語,才能跟於薄做一對長久夫妻。我同學覺得這不可能,但我卻當真了,我報了一個日語學習班,立志為愛充電。於薄聽說我在學日語,差點笑死,說,開什麼國際玩笑?我才懶得跟他開玩笑呢,我是認真的想給婚姻打一場保衛戰。

  我基本沒有基礎,學日語談何容易?沒辦法,只有勤學苦練,別人練習一遍,我就練習十遍。比我年輕十歲的小老師批評起我來一點面子都不給,那叫一個“顏面掃地”啊,我不惱還陪著笑臉。反正為了學好日語,我什麼苦都願意吃。花了整三年的時間,我以優異的成績從日語班畢業了。

  愛讓我成為日語翻譯

  因為我的努力,於薄對我另眼相看了。從他的眼裏,我明白在這場婚姻保衛戰中我勝利了。後來我一直不間斷學日語,又過了兩年,我從原來的公司跳出來,應聘到一家大企業當日語翻譯。

  接下來我再也不習慣過從前那種女奴式的生活了,因為經歷風雨後,真的見到彩虹了——懂得賺錢,也懂得花錢了。我已經從根本上變得獨立而自主,也就是說,以於薄為生活全部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我在品味優質生活的同時,徹頭徹尾地把自己包裝成了一個現代女性,這讓我覺得自己生存得有價值生活得光彩照人,有成就感。

  但是,於薄卻變得有點緊緊張張的。他的緊張是因為我已經變得豐富而又有內涵,且正在成長為一個不錯的日語翻譯。我懂於薄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說一個用知識武裝自己頭腦的女人會讓男人有危機感,但是好女人必須不依賴男人活著,才能活出自己的姿彩,且只有這樣才能讓男人更珍惜你。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